av丝瓜app下载

   但不管他有多么震惊,人家余大夫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的。

   楚院长给两位做了简单的介绍,余冲是个礼仪周全的谦谦君子,自然也就从容的和萧君陌打了个招呼。

   打完招呼之后,萧君陌还想多寒暄两句,但余冲再也不给他机会,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拿手机,给萧圣和言小念打电话。

   他非常担心他们的安危。

   毕竟言小念犯病的时候力大无穷,万一在路上犯瘾了可怎么办?

   萧君陌借放花束的机会,悄悄靠近余冲,把这位俊如雕刻的古风美男,前后左右都打量了一遍。

   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总觉得余冲和萧圣有很多相似点。

   比如相貌,他们有着不一样的俊美方式,却达到了一样的深度,都帅到让人屏息,而且都隐隐约约有夏瑾的影子。

   比如气质,两个人的气质乍一看不同,一个强势霸道,一个优雅静淡,但最后还是汇聚成一个字——“冷”。

   反正他们之间找不出明显的区别……

   而且对余冲这个名字,萧君陌的印象是很深的。

   还记得过年前后,他曾怀疑夏瑾有了别的男人,最后追踪到梨花别墅,查出了别墅的主人正是余冲……

   住在象牙塔的小精灵

   他当时非常妒忌,但并没有去调查。因为夏瑾毕竟离婚了,是自由身,又是富婆,找个小男人消磨一下也无可厚非。

   现在想想,夏瑾或许是见儿子去了。

   去见儿子了?去见自己和夏瑾的儿子!萧君陌眼前光芒大盛,像看无价之宝似的看着余冲,内心喜不自禁。

   但很快,他又觉得不太对。

   既然家里有萧兰的灵位,就说明儿子已死,况且余冲房产证上登记的年龄是32岁,这又该如何解释?夏瑾和余冲到底是什么关系,真是扑朔迷离……

   余冲打了好几个电话,但萧圣和言小念都没接。

   他担心之余,也没别的办法,唯有去做自己该做的,“楚院长,萧先生,我还有事要忙,先失陪了。”

   说完他微一颔首,调整轮椅的方向出了病房。

   门在身后关上的刹那,他脸上的淡定消失,神色有怒有痛,一池心水被搅乱……

   “余大夫,等一下。”萧君陌不由自主的追了两步,但被楚湛拦住了,“余大夫确实很忙,在这里等着吧,也许萧圣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   也只好这样了。萧君陌识相点点头,转身坐进沙发里。

   楚院长亲自泡了杯茶给他,他也没喝,兀自出神发呆,心里纠结的要命……

   楚湛很忙的,也没空陪客,转身出了病房。经过实验室的时候,他不经意间看到余大夫面色凝重,好像心事重重。

   楚湛只当他在为言小念担心,暗叹小姑娘真挺幸福的,虽然一生不顺,但这么多男人肯为她出生入死,实则幸甚。

   ……

   言小念这次犯瘾和以往几次不同,她不再抓挠萧圣,而是开始挠自己的头发或者抓自己的皮肤。

   仿佛只有抓出血,折磨人的症状才能舒缓点。

   萧圣自然舍不得她受伤害,他眼神痛楚的抱紧她,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,“念儿,不许抓自己,难受的话就抓老公,听见没?”

   但言小念曲起手指,像猫咪一样缩紧了爪子,不肯再去弄痛丈夫。

   毒瘾会让人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,她双眸无神,一点活着的念想都没有,却在极力克制自己。

   萧圣痛如锐杀,蓦地低下头,微凉的唇瓣急切的落下,吻上她的时候,却带着无法言说的火热。

   ……小念,我的小念,让我拿什么去爱啊!

   萧圣,这个无用的男人,为什么连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,为什么?

   深深的自责,化成无边的眷,他放下副驾驶的车椅,不管不顾的将她压在身下,狠狠的吻她,吻得一寸比一寸热烈,仿佛这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吻,他定要将她拆入腹中!

   哪怕将她吻得呼吸不畅,嘴唇红肿,他的激情也不会作任何削减。

   如果把她吻死了,他和这个世界的缘分也就尽了,刚好和她一起去!即便在黄泉路上,他也不会让她有丝毫的孤单……

   言小念的感官严重退化,吃饭不香,睡觉不甜,却自然而然的伸出双臂环住丈夫的后颈,贪地体会着他的味道,想和他靠的近一些,再近一些!

   吸毒会让人短命的,如果她的生命即将结束,那么就让她在最痛苦的时刻,将这个吻延续到地久天长吧……

   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她泪流满面,他才停下来,睁开泛红的眼睛,一瞬不瞬的望着她,眼神痴缠交映、爱恨交织、煎熬又酸楚……

   言小念哽咽着,泣不成声,“萧圣,把我送回娘家吧,等我好了,再来接我。如果我好不了,就重新娶个。”

   萧圣被她成功的憋到了。

   却不忍对她有丝毫的问责。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,坐直身子,将她扶起来摁在肩头。

   “言小念,如果一对夫妻没有共享过彼此的悲伤和痛苦,没有共同经历过大风大浪,是不能称为真正的夫妻的,只能算是搭伙过日子的伙伴。我娶,是因为深爱,不是找人搭伙,为什么要送回娘家?即便死了,也要死我怀里。”

   他目光直视前方,一字一字的说道,每一个字都有着动人心魄的震撼力。

   言小念将脸埋进他颈窝,颤抖的嘴唇轻轻印在他白皙的皮肤上,贪的呼吸着独属于他的清冽气息。

   “萧圣,谢谢对我不离不弃。”她忍着身体里的折磨,断断续续道,“能死在怀里,我是……没有遗憾的。”

   “胡说。”萧圣看向车窗外,心头针扎似的疼,无边的怜惜漫上眼底,“又不是得了绝症,怎么会死?”

   “对。”言小念笑笑,笑得比哭还可怜,“老公,不要担心,我感觉我快好了。”

   看向她苍白的小脸,萧圣心如刀割!虽极力克制,可他的嗓音依然沙哑,“我知道,很快就会痊愈,言小念,连儿子都说是打不死的小强。”

   儿子……想起自己年幼的孩子,言大发和阿贝,还有漂亮水灵的小舟舟,言小念鼻子一酸,眼睛又湿润了。

   她咬紧牙根,竭力把眼泪憋住,然后才开口说道,“那以后就喊我言小强吧,图个吉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