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小草app

马长青作为右脉执法长老,他的修为,比秦天不止高了一两个等级,那真气的压迫力,也是目前的秦天,难以抵挡的。

所以,当马长青骤然加重真气压制力时,秦天感到不止是自己的肩膀,整个头顶上空,似乎都是有着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,狠狠压下,要把他压到土地里面去一般!

他的膝盖,逐渐弯曲……

“跪下!”

“跪下!”

“马长老出手了,还不跪下!”

旁边的右脉子弟,看到马长青完全把秦天给压制住,一个个大吼起来。

“哈哈哈,十秒?现在二十秒过去了吧?”

秦天膝盖逐渐弯曲,但是,他的意志力,超出了马长青的想象力,竟然是在马长青的全力压制之下,坚持了二十几秒!

秦天这话,简直是啪啪打脸马长青!

“笑?我让笑!”

被激怒的马长青,恼羞成怒,突然之间,左手做出一柄剑,猛然向秦天刺去!

绝美女神休闲旅拍清新动人

这个时候,秦天整个人都被马长青给压制住,对于马长青这一剑,秦天就算看见了,也是没法闪避、无力闪避!

“秦天当心!”

“秦天!”

看到马长青这一件,乔文萱和梁小玉都是吓得花容失色,两女不约而同想要出手,但心里都明白,来不及了!

当!

马长青一剑刺去,突然凌空一剑飞来,直接在众人的目光之下,将马长青的剑,击飞!

这飞来一剑,无比强悍,马长青一惊!

“马长青,欺负小辈,算什么本事!”

天空一道灰影飞身而来御剑飞行,长衣飘飘,正是左脉掌门,乔正。

乔正落地,径直向马长青走了过去。

马长青看到乔正,冷冷一笑:“哼哼,不是当缩头乌龟从不来右脉吗?今天怎么有兴致来了?来了又如何,这秦天,逼着我右脉刘亮下跪,我饶不了他!”

“马长青,刘亮为什么下跪,该问他!哼哼,右脉的人,有种打架,没种认输?”

乔正还没说话,秦天直接是冷冷接话,一句话,直接把马长青给堵了回去。

站在马长青旁边的刘亮,一听这话,顿时面红耳赤,低下头去。

“师尊说话,有说话的分吗!”

听到秦天过分的话,马长青咬了咬牙,甩手便是向秦天一掌拍去!

“我的弟子,轮不到动手!”

乔正早有准备,看到马长青动手,他直接也是一掌拍了过去,直接将马长青那一掌接了过去!

两人直接掌对掌,真气蓬勃而出,竟然是直接在广场中形成一股真气旋涡!

秦天趁着马长青和乔正对峙的时候,身体陡然一松,直接是摆脱了马长青控制。

此时,广场上的焦点,完全落在乔正和马长青身上。

元丹期巅峰级别的对峙,真气风暴带动周围气场,形成一股极其强悍的压制力。

周围,不论是乔文萱等左脉弟子,还是其他的右脉弟子,在这种强悍真气压制力之下,一个个都是自动让开近十米的距离,远远观看,不发一言。

“元丹期巅峰实力么?”

被马长青压制出轻微内伤的秦天,也是站在远处,看着乔正和马长青的对峙,心中激起了一丝丝的波澜。

他并不知道乔正和马长青的修为,但是猜测,这二人,至少应该是元丹期巅峰的实力。

这,整整是比目前秦天的修为,跨越了一个大等级!

“我若是能尽快修炼到元丹中期或者巅峰,左脉,就没有人敢欺负!”

秦天咬了咬牙,看着跟马长青对峙的乔正脸色变得凝重,心里有些担心。

之前他就从乔文萱那里得知,乔正中了剧毒,修为不可能再往前,反而是只会倒退。

对上马长青这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秦天有些担心。

毕竟乔正是为了他而和马长青动手!

啵!

突然间,广场中间,真气一荡!

咚咚咚!

马长青脸色一变,连退三步!

而后,乔正也是连连后退,连退十几步,身体猛一摇晃,而后,一口鲜血骤然喷出!

“噗!”

乔正捂住自己的胸口,脸色发白。

“爹!”

“师父!”

见状,乔文萱和梁小玉等人,瞬间惊呼。

“嘿嘿,乔正,日落西山,的修为战力,大不如前了吧,哈哈哈……十年前,可是五招之内就能把我击败,现在……的实力,不过如此!左脉掌门人的位置,等着让出来吧!”

马长青盯着乔正,高傲一笑:“门派掌门人十年一换,还有两年……哼哼,还有两年就要接受其他长老的挑战保住掌门之位……如今看来,我劝自动让出来的好,不然到时候,身败名裂,可就是耻辱!”

麒麟山派三脉掌门人,十年一选,也就是十年时间,可以接受门内长老和弟子等任何人的挑战,若是战败,掌门之位,自动让出,归于胜者!

如今麒麟山派三脉之中,就数乔正虎落平阳被劝期,不仅是马长青,主脉也有长老,觊觎乔正左脉掌门之位!

“哼,两年之后的事,两年之后再说!届时,要挑战我,欢迎!”

乔正捂着胸口,气得脸色发青。

一名长老,公然对一名门派掌门人说这种话,就是羞辱!

可现在,乔正的实力,顶多就是和马长青不分伯仲,要真打起来,他,完全没有底气。

“好,很好,两年之后,咱们到时候看看,左脉掌门之位,花落谁家!散了!”

马长青运气调息,捂住了胸口,显然,不仅是他伤到了乔正,事实上,乔正也对他造成了重创。

“师父,就这么算了?”

看到马长青撤了,刘亮心里气不过,跟上去对马长青道:“师父,就算放过乔正,但这个秦天,他要我下跪,羞辱我,也绝不能放过他呀!”

马长青脸色已经被伤得有些发白,侧眼看了刘亮一眼,冷冷道:“丢人现眼,让我右脉受到莫大耻辱,还敢说话?”

这一说,刘亮登时语塞:“徒儿知错,但这秦天……”

马长青理也不理,直接往前走,道:“要留下秦天,自己,凭本事留下他!”

“师父,可我、我被他重伤了……”